吕家进:财富管理要为共同富裕多作贡献
发布时间:2022-09-17 16:08:04 来源:爱游戏体育网页 作者:爱游戏登录入口

  习指出:“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,是中国式现代化的重要特征。”在建党百年的重要时刻,我国取得了脱贫攻坚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伟大胜利,进入了扎实推动共同富裕的历史阶段,为资产管理业务发展提供了重大机遇,也需要资产管理行业进一步提高站位,深化改革,优化布局,增强能力,为共同富裕作出更大贡献,在服务共同富裕过程中实现高质量发展。

  共同富裕,是政治问题,也是经济问题。经济学理论指出, 人们的边际消费倾向递减,当财富过多集中到部分人群时,会严重抑制消费,增加无效生产,造成消费与生产的失衡。西方发达国家历史上的很多经济危机就由贫富分化产生,很多发展中国家跨不过“中等收入陷阱”也根源于此。受此影响,这些国家的资产管理行业或经常遭受周期性的惨重打击,或长期踟蹰不前。

  我国吸取国外教训,立足现实国情,扎实推进共同富裕, 客观上为资产管理事业的发展创造了更好的条件。共同富裕,落脚点是“富裕”,本质是经济增长问题,中央强调发展仍是第一要务,要把推动高质量发展放在首位,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;关键点是“共同”,实际上是财富分配问题,使发展的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体人民。这两点,一方面是把“蛋糕”做得更大,另一方面是把“蛋糕”分得更好,都和资产管理密切相关,有助于资产管理行业扩大业务规模、拓宽客户基础、减小周期波动,实现更可持续的发展。资产管理行业要准确把握共同富裕的深刻内涵,主动融入和服务共同富裕的历史进程。

  在实践中,要按照监管政策导向和要求,深入推进资产管理转型变革,主动按照有利于共同富裕的方式来谋篇布局,坚决摒弃不利于长远发展的错误倾向。一是“脱实向虚”。切实树立稳健投资、长远投资、价值投资理念,杜绝过度追求短期利益、刻意制造时髦概念、精心钻营套利模式等做法,防范资金空转、资产泡沫和资源错配,扎扎实实通过促进经济增长获得价值提升。二是“刚性兑付”。刚性兑付扭曲了收益与风险相匹配的原则, 客观上形成了普通人补贴投资人、公共资源补贴特定人群的不合理现象,与共同富裕的精神背道而驰。要切实回归“受人之托、代客理财”的本源,既要尽职履责,不辜负每一份信任,也要坚决打破刚性兑付,落实风险自担要求,让市场机制在调节收入分配中发挥应有作用。三是“嫌贫爱富”。国外研究表明,新冠肺炎疫情之下,全球货币政策宽松,金融资产价格暴涨,通过现有的资产管理体系,富人获得更大利益,贫富分化正在加剧。《21 世纪资本论》也指出,近300年来,西方国家财产性收入增幅总是高于工资性收入,贫富差距变得越来越大。我国资产管理行业要引以为戒,建立宏观思维、系统观念,胸怀“国之大者”,坚持“人民至上”,让更多优质资管产品“飞入寻常百姓家”,切实成为填补贫富鸿沟而非拉大贫富差距的良善制度安排。

  实体经济是财富之源。资产管理要从资产端着力,提升与高质量发展的契合度,促进经济发展模式转型,增强价值创造能力。

  积极服务科技创新。科技是第一生产力,创新是驱动发展的第一动力,特别是进入新发展阶段,我国面对国内外复杂形势,把科技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,各种创新、创业、创造活动风起云涌,新技术、新模式、新业态竞相迸发,推动我国经济质量变革、效率变革、动力变革,为资产管理业务发展提供了广阔的新发展空间。“十三五”期间,我国先进制造业快速增长,高技术制造业、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分别提高3.3个百分点和1.9个百分点,已经成为并将继续成为带动制造业发展的主要力量;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从2010年的4%升至2020年的11.7%,“十四五”规划则是超过17%;数字经济规模总量和增速均已位居世界前列, 有关研究表明,“十四五”期间数字经济增加值年化增长率将达到11.3%,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的一个主要引擎。资产管理行业应不断深化对新经济的认识,加强行业研究,把握企业需求,创新服务模式,为先进制造业发展、战略性新兴产业崛起、数字产业化、产业数字化等各类创新活动引入更多金融活水,推动实体经济结出更多硕果。

  大力支持绿色发展。我国庄严承诺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、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,经济社会将发生系统性变革,绿色将成为高质量发展的底色,绿色金融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期。研究表明,我国实现碳中和需要百万亿级别的新增投资,单靠传统的融资方式远远不能满足需求。现在,我国绿色信贷、绿色债券规模已经位居世界第一,但绿色资管、绿色基金、绿色投资还有很多提升空间,ESG责任投资理念方兴未艾。资产管理行业应积极研究碳金融、气候金融和转型金融,服务能源生产、存储、输送、使用方式的全方位革命,推动新能源、节能环保、碳捕集利用与封存等项目建设,支持传统产业绿色低碳改造,开发更多ESG投资指数和投资产品,逐渐担当起绿色低碳转型金融生力军乃至主力军的角色。

  坚定开展直接融资。无论是科技创新中的数字产业化、产业数字化,还是绿色低碳转型中的绿色产业化、产业绿色化,越是生机盎然的领域,越是渴求直接融资,因为这些领域的活动往往具有发展模式新、未来前景广、资本需求大、项目期限长、效率要求高等特点,间接融资的特点与之不尽匹配。资产管理行业应把握直接融资发展的市场良机,利用与资本市场紧密衔接的制度优势,充分发挥灵活高效、风险分散的功能特点,稳步提升权益类、含权类产品比重,加大在科创板、创业板、新三板、新三板精选层等新兴资本市场的作为,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,丰富实体经济融资渠道,有效把握我国经济转型升级的红利。

  客户是立身之本。资产管理要从资金端着力,提升客户服务的触达面、覆盖率、满意度,促进不同收入群体之间、城乡之间、代际之间的金融服务机会均等化,为资产管理引入更多源头活水。

  积极服务大众客群。目前我国人均GDP已经超过1万美元, 拥有全世界规模最大、最具成长性的中等收入群体,资产管理的潜在有效客群非常庞大。但目前我国资产管理的客户覆盖面仍然很窄,信托产品存量投资者约90万,触达率较高的银行理财投资者也只有6000多万,绝大多数人民群众还在资管市场的“门外”。资产管理不是富人的专利,要坚守人民金融立场,大力开展金融知识普及教育,积极创设老百姓看得懂、买得起、购得到、拿得住、收得回、叫得响的资管产品,不断优化客户体验,切实维护投资者合法权益,把资金的涓涓细流汇聚成资管的汪洋大海。

  紧密融入乡村振兴。现在的乡村已与过去大不相同,脱贫攻坚的胜利收官、移动互联的深入普及,让很多农民有基础、有渠道接触现代金融服务。过去十年,我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持续下降,2020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.7万元,恩格尔系数降至32.7%,农村家庭理论上普遍成为银行理财的有效客群,资管空间潜力很大。要把乡村地区作为资产管理的“新蓝海”,借助科技手段,积极向农村居民提供适合其特点的资管服务,帮助农民增加财产性收入,丰富乡村地区的“造血”机制,从客观上防范民间借贷等各类非正规金融带来的风险隐患,为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、全面实现乡村振兴提供更好的保障。

  深入探索养老资管。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,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达到18.7%,老龄化进程明显加快,而我国养老保险体系第一支柱负担过重,第二支柱覆盖率不高,第三支柱还未正式出台,养老问题未来将成为重大的经济社会问题。资产管理行业要积极响应国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战略,着眼夯实应对人口老龄化的社会财富储备,创设更多具备养老功能的专业资管产品,对老年客群提供更多个性化、定制化资管服务,充分发挥金融的跨期资源配置功能,帮助实现客户收支的全生命周期平滑,推动更多居民逐渐从“储蓄养老”向“投资养老”转变。

  过去十年,我国资管产品与存款产品之比大约从1∶3翻番到2∶3,资产管理行业总体处于快速发展时期。近年来,面对发展过程中暴露的矛盾和问题,党和国家强化顶层设计,加强监管治理,推出资管新规等一系列重要政策文件,推动资产管理行业去杠杆、去通道、去资金池,正本清源、转型发展,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。展望未来,随着共同富裕的扎实推进,以及在此过程中低收入群体向中等收入群体的迈进、居民家庭资产中房地产资产向金融资产的转移、社会资金从非持牌金融向持牌金融的回流,资产管理将迎来标准统一、前景广阔、百舸争流的新时代。资产管理行业应珍惜市场红利,加强能力建设,把创新变革作为驱动发展的第一动力,为共同富裕作出更大贡献。

  有效降低交易成本。资产管理上游连接投资银行,下游连接财富管理,资产组织、产品设计、产品销售形成了完整的业务和价值链条。因此,要深化体制机制改革,积极构架大资管运营体系,形成投资端、产品端、销售端“三位一体”协同作战局面, 降低各环节的交易成本和整体生产成本,尽可能让利客户,提升市场竞争力,扩大业务流量和规模,进一步提升储蓄向投资的转化效率。

  积极构建合作生态。资管标准的统一必将持续提升行业集中度,形成大中小共舞、综合化与专业化并存的市场格局。所以,资产管理机构要在竞争中加强合作,充分利用市场各方的比较优势,互荐客户、互换资源、互补功能, 为各类客户提供更加优质的资管服务。随着理财子公司的设立、风险的隔离、刚兑的打破,资管业务将变为真正的轻资本、高估值业务,成为商业银行“皇冠上的明珠”。美国银行系资管机构在最大的20家资管机构中占据“半壁江山”,其中很多银行表外管理资产与表内自营资产规模之比达到1∶1,而我国大中型银行普遍在1∶5、1∶6的水平,还有很大提升空间。商业银行过去是资管市场的重要参与主体,未来仍将占据重要位置,在协同各方共建更有活力、更加普惠、更可持续的资管市场进程中,要发挥更大的关键性作用。

  加快推进数字经营。数字时代,资产管理的各个环节都在发生深刻变化,销售渠道网络化、客户服务定制化、投研体系智能化、风险管理信息化、运营保障自动化快速推进,决定着资产管理的综合实力。过去的渠道为王、产品为王、投研为王,将逐渐让位于数字为王。国外的研究表明,数字化领先的资产管理机构具有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利润率和AUM增长率。我国资产管理行业要借助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的机遇,全面加快数字化转型,让数字能力成为在国内国际更高水平竞争中的核心竞争力。

上一篇:银保监会发布《保险资产管理公司管 下一篇:基金管理人进行登记与基金备案主要


集团业务

Copyright © 2008 爱游戏体育网页 All Rights Reserved

爱游戏官网首页 爱游戏登录入口 复制必究 京ICP备09068819号 xml地图